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古剑迷踪 正文 第六十九章春宵一刻

作者:狂无言 分类:言情 更新时间:2017-09-14 02:40:04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


随机推荐:林炎柳幕妍 圣光游侠 一世情缘:邪恶冷少新婚妻 古剑迷踪 全职高手番外之巅峰荣耀 抵死不说我爱你 帝少娇妻非宠不可 鬼怪的那些事 

    上官文清朝我走来,到我的身前时忽然眼神一惊,立刻下马朝我施了个礼。

    “殿下,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昨夜大家找你了一个晚上。赶紧随我回去吧。”上官文清的神色急切,仿佛找到我是一个重大发现。很快很多士兵就围了上来。一辆镶金的马车已经停在了我的身前。

    一个小奴跪在马车前,成为了一个登上马车的人凳。正惊诧间,已有两三个婢女搀扶着我朝马车走去。恍恍惚惚的,我被人又撤又拉又推的弄进了马车上。

    前面一声号角,马车开始缓缓地前进起来。我坐在这个华盖马车上很不自在。前方街道上的人们见了这个马队都不约而同的朝着两边散去。马车顺着一条大道径直朝一座大殿驶去。

    马车行至一个叫飞罗殿的门前停了下来,先前那个小奴亦是蜷成一个人凳候我下车,有一干人等已经站在远处的台阶上等着我了。我战战兢兢的踩着那小奴走下车来,刚走了两步就有一群怀抱红绸锦缎的女婢围了上来。霎时间,我的衣服已经被她们扒了个精光。露出了那只上官文清给我纹的黑凤凰。我拿着那只天禽星玉匙正不知所措。一群人已经把那些红绸锦缎套在了我的身上。

    说也奇怪,这些红绸锦缎穿在我的身上不长不短好像是专门为我量身打造的。一个年长一点的女奴把一个金光闪闪的金冠戴在我的头上,然后身边的所有人都后退几步向我跪下齐声贺道:“恭喜殿下当新郎!”

    听闻此言我吓了一跳,怎么一下子又变成什么新郎了?

    “不不不,你们认错人了,我不是你们的殿下,只是和你们的殿下长得相似罢了,你们认错人了,我不是你们这里的人,我是路过这里的。”想到要在这里代替一位长得相似的殿下成婚我马上就变得不知所措了,一边摘下头上的金冠一边想要后撤。

    那群女婢嬉笑着围了上来,年长的女奴微笑着把那金冠戴在我的头上说:“殿下,都什么时候了还玩,赶紧跟我们走吧。”

    “你们真的搞错了,我真的只是个路过的。”我义正言辞的说着。

    谁知那群女婢笑的更加厉害了,年长女奴也噗的一声笑出来。这时上官文清走了过来:“你们都退下!让开路让殿下进殿去!”

    接着就见这些婢女默默的退下了,上官文清带着士兵立马分成了两排站立迎候着。

    “请陛下进殿。”上官文清说话时透露着一种威严,让我不得不听命向前走去。

    “恭喜殿下!贺喜殿下!”站在殿前的一众人等都只是举手作揖,声音整齐的朝我贺道。

    我知道这是个天大的误会,可有弄不清这是真是假。很早的时候我曾做过一个梦,梦里的逼真情形就像这里这般难懂。想必这也是在做梦吧。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期盼自己赶紧醒来吧。可是我努力了几次还是出不了这个梦境。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盗梦空间》里说,如果自己的意识足够强大,就能成为梦境的主宰。我决定要试一试。

    我摆开了架子,既然是在梦中,那就来个酣畅淋漓,既然做了殿下,就要做的有模有样。

    见不少类似官员模样的人竞相与我敬酒,这个殿下在这里的地位可见一斑。于是我拿起地上的一坛好酒大喝道:“谁敢与我共饮此坛?”

    周围的人或是点头或是微笑,或是惊叹,或是哈腰。忽然有一个人喊道:“殿下真是豪爽之至,在下愿意陪殿下饮尽此坛!”说完拿着坛子来到我的面前,揭开封纸,开始大口喝了起来。

    我见这人长得结实黑壮,一幅武士打扮,再一看,竟然是黑子!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也提起酒坛开始喝了起来。一连喝了三坛酒,竟然丝毫不觉得醉。众人都赞叹不已。

    我知道此时可能是自己的意识占了上风。于是看着黑子说:“倒。”只见黑子果然就倒了下来。我没有看见黑子喝醉过的样子,却不想在这梦里见到了。

    “黑子,我还以为你的酒量真的是没有底呢。谁知道才喝了三坛你就醉倒了。”我向倒下的黑子说道。

    “谁还敢和殿下我再饮几杯?”我趁着酒劲,大声的问在场的人。然而并没有人回答。他们只是站在我的周围微笑着,微笑着。接着,他们的微笑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

    ??????

    睁开眼睛,我已经来到了一扇旧式的纸糊门前。此时我只感觉飘飘欲仙,内心里飞扬跋扈起来。一脚踹开这扇门来,只见里面花烛闪动,美不胜收。

    我来到一个圆桌前坐下。默默欣赏桌面上的一具烛台。

    “还不把门关上,大开着门,要是让别人看到羞也不羞。”一个婉弱的女声说道。

    我这才发现不远处的一张红帐床中,正坐一个披着红盖头的新娘。我猛然清醒,怎么这梦境竟是如此逼真。我连忙朝门外走去,刚走到门口却被先前给我戴金冠的女奴拦住:“殿下,**一刻值千金。”说完就推了我一把然后关上了房门。

    “郎君,还不快到我这来。”床上的女子声音甜美宜人。

    “错了。你听我说,这是我在做梦。我们是在梦里,你就别再引诱我了。”

    “就是做梦啊。你终于娶到了我,难道这不像做梦吗?”床上人的话让我心生迷茫。我感到她的意识正渐渐把我埋没,只要稍一用力我就会沦陷其中无法自拔。

    “郎君,你还在犹豫什么呢?”那声音喊得我内心酥麻,灵魂出窍。

    我几步迈向门口,用最后一丝意识展开脱逃。

    一只润手抓住了我的手指,一股触电般的感觉开始游走全身。

    “你要往哪里去?当真都不要看我一眼吗?”

    这话说的我心头一软,最后一点意识已经烟消云散。我缓缓转过身去,见一双杏眼传情有神,鼻头微翘,一冉红唇生动。

    “千惠!?”我失声叫道。

    “别说话。”上官千惠用两根指头轻轻捂住了我的嘴,然后开始替我宽衣解带起来。

    此时我的意识已经完全被眼前的女人侵占。梦境已不在受我的掌控中了。床下两件红袍慵懒的散落在地上,这红唇是我梦寐以求,我开始动用着所有的柔情,一股柔软可亲的力量把我紧紧包围,这感觉正是我一直想要得到的。我听见耳边那娇弱的喘息声。

    此时我的内心火热,不由的喊着:“千惠,千惠。”

    一觉醒来,上官千惠还在我的身旁熟睡。我瞧瞧揭开了大红的被子,看见身上的黑凤凰一起一伏。往下看,早已经料到结果可还是心头一颤:“怎么梦还没醒?”

    正要偷偷溜下床去,上官千惠的手却又拉住了我,我顺从的躺了下来。上官千惠在睡意朦胧中把我抱得更紧了。

    多想就这样沉寂在梦中,可是手上的那块玉匙却硬生生的开始催促我:“找到我的家,找到我的家。”

    我把玉匙带好,忽然房门一开,一群女婢闯进了我的房间。那个年老的女奴说:“殿下,沐浴更衣了。”

    众女婢抬进来两口大木桶,然后开始向里面放上芳香的花瓣和热水。

    众人把我抬进一只木桶,我有些挣扎。

    “陛下怎么了,从小都是有我们来伺候陛下,现如今还害羞了不成。”那女奴微笑着拿来了玉梳子。一边替我梳头,一边教身边的一些年龄较小的女婢怎么挽出好看的发髻来。

    我这才发现自己的头发已经长出了三尺来长。这样一来我就开始感到害怕起来,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沉迷在一个梦中无法自拔了。该不会自己已经死掉了吧。

    我立刻跳出了浴盆,胡乱的把衣服穿上,就摔门跑出了这间屋子。一群人在后面追着哭着。“殿下别跑,殿下别跑。”

    大概跑出了十几座宫殿,来到了一个大院,院子里站满了人。见我来了,都朝我喊道:“殿下万福。”

    上官文清迎上来对我说道:“殿下,昨日有一些工匠献来了几尊玉雕,希望殿下能够过目。”

    他指着台下的几尊玉雕,工匠们站在一边,正是梁天柱那一行拉马车的。

    “你们献来这些玉雕有何用意啊?”我索性来个打破砂锅。

    只见梁天柱眯着双眼道:“殿下,这是我们山上的几块上好的整玉,在下特地为殿下打造出来,雕成吉祥物品,送与殿下,以表臣民孝心。”

    “这几件物品十分珍贵。说说吧。你们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好处?”我问。

    “小民不敢。”梁天柱说。

    “但说无妨,我免你的罪。”

    “那好吧。罪民却有一事,想殿下手上有一把倚天剑威震四方,不知可否赐予下民。”梁天柱说道。

    我听了倚天剑几个字顿觉一阵狐疑,看见周围的人们也是有的吃惊有的捋胡。就把上官文清叫道身前问个仔细。

    “殿下,咱们的倚天剑可是护国之宝,我看此人居心叵测,万万不能把这剑交与他手。还是先将这几个贱民绑了严加拷打询问出他们所要倚天剑究竟有何目的再做定夺的好。”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zw.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zw.com